兩個人3000畝 “90後”挑戰新疆棉田

新華社烏魯木齊5月25日電題:兩個人 3000畝 “90後”挑戰新疆棉田

新華社記者李志浩

兩個人,能管得了3000畝棉田嗎?

對這個問題,正在地頭忙碌的新疆棉農,有人擺了擺手,有人抬起頭來反問“是300畝吧?”,甚至回一句 “胡説八道”。

百十畝,一個人。這是記者在天山南北無數棉田所見的常態,一個人最多管理一百餘畝棉田,而3000畝意味着需要近30人管理。要達到這一水平,還需特定的前提:農田經過高規格平整,至少以百畝為單元;此外,需要大規模鋪設滴灌系統,實現水肥一體化灌溉。

但在新疆植棉大縣尉犁,兩個幾乎沒下過田的“90後”年輕人,卻發起一項挑戰:包下3000畝棉田,自己種、自己管。


為什麼要挑戰?

1990年出生的艾海鵬、1993年出生的凌磊,對棉花熟悉而陌生。作為國內一家農業科技“獨角獸”企業的員工,兩人過去幾年都在跟棉花打交道:用無人機為新疆棉田噴灑農藥、脱葉劑。

正是通過他們及無數同伴和農民的努力,短短5年時間,農業無人機迅速“成長”為我國農田,尤其是新疆棉田的重要植保工具。

但城市長大的他們,從沒手植過棉花,全然是農田裏的新人。

潔白的棉花關係新疆一半以上農民——約700萬人的生計。另一方面,我國作為世界最大紡織服裝生產國和出口國,紡織服裝工業正在轉型升級,急需更多優質棉花。

如何讓新疆棉花更具競爭力,意義重大。對此,我國棉花產業鏈各環節均在行動,而這其中不乏新近進入農業領域的年輕人。2020年,這家平均年齡僅27歲的農業科技企業決定在新疆建設無人化農場,探索可複製、可推廣的無人化管理模式。

在一眾年輕職工中,艾海鵬和凌磊被遴選出來,負責這個名作“超級棉田”的項目:用全球最新的農業科技來管理。


底氣哪裏來?

3000畝土地,等於200多個足球場。

面對如此大規模、高低不平、田埂縱橫、不少地塊還泛着白鹼的土地,艾海鵬和凌磊心裏直打鼓。

新疆棉花在4月播種,當年9月到10月收穫。在整個生長期,棉農必須掐準時節播種、澆水、打藥、脱葉……並隨時根據棉花的長勢、氣候和土壤情況,調節水肥及用藥。管理過程若有閃失,收穫時就可能差之數十、上百公斤。

今年3月,一眾大馬力拖拉機、衞星平地機、翻轉大犁等大型機械在轟隆聲中進場,一舉將“原始的”土地規整為高標準農田。土地有了形,兩人稍稍有了底氣。

3000畝的高標準農田可謂傲視南疆,尤其還有一整套農業物聯網設備24時“站崗”,實時監測、採集棉田的圖像、氣象和土壤數據。兩人一邊幹,一邊學。

一位“老師”的指導,讓他們越幹越順。這位“老師”,就是國內先進的智慧農業管理系統。

凌磊説,有了這套系統,用手機、電腦就能快速瞭解棉田情況,不用太頻繁下地。尤其對於農田管理,系統可以給出科學建議,幫助決策。

4月春播時,智慧農業管理系統作用凸顯。基於農事數據庫,智慧農業管理系統結合實時監測情況,給出了最宜播種時間。

5月下旬,棉苗剛從地膜裏露出頭來,哪裏缺苗,哪裏長勢不好,哪裏有病蟲害?若不能及時發現處理,後患無窮。但兩人沒有一遍遍進地檢查,而是在用遙感無人機代替人巡查棉田。

遙感無人機幾次巡飛,拍下3000畝棉田的高清數字地圖。通過人工智能(AI)處方圖技術,智慧農業系統快速對圖片完成分析。至此,檢查工作宣告完成。哪裏缺苗、不同地塊棉花的長勢、病蟲害的情況,在電腦屏幕上一目瞭然。

不僅如此,艾海鵬介紹,這套系統還能指揮農業無人機、農業無人車進行全自主打藥、撒肥等植保作業。


新農人在長成

學着種棉之餘,兩人也做起短視頻,將在棉田工作的點滴拍成短片,上傳在線視頻平台,分享給全國年輕人。

“要是能記錄下棉花從發芽到成熟140多天的全過程,挺酷的。”凌磊説。而這項紀錄工作,也將展現年輕人進入農田、提升農業現代化的過程。

隨着科技深度融入農田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以“新農人”身份回鄉創業,成為新一代的農田管理者,助力鄉村振興。

艾海鵬和凌磊相信,在不久的將來,繁雜的農事活動將由機器人代勞,農民能以一種高效、輕鬆的方式管理農田。(完)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