齊河文化工作者齊心協力傳承黃河岸“好聲音”

非遺“打夯小調”至今聲聲不息

德州晚報全媒體記者趙祜昊通訊員劉磊王嘉政

“同志們那麼!嗬嘿!打起夯那麼!嗬嘿!”近日,在德州市齊河縣文化館非遺部主任張欣欣的帶領下,記者與其一同來到齊河縣晏城街道義和村。當經過村口“走進‘非遺’打夯小調”的牆繪前時,嘹亮的號子聲陣陣響起。

這極為“洗腦”的曲調,加上朗朗上口的語句、幾位“打夯人”精彩表演的畫面,讓在場的人也不時跟着節奏小聲哼唱起來。

“打夯人”講述打夯小調前世今生

在齊河縣很多村莊尤其是“沿黃”村莊中,老一輩的人都能哼唱幾句打夯小調。

77歲的沈雙田是市級“非遺”打夯小調的傳承人。他從15歲便開始接觸打夯小調,從前每當他出現在打夯現場時,疲憊的鄉親們都能重振精神。“我從來沒刻意學過,就是在聽老一輩的人唱時自己跟着哼唱兩句,日子久了也就學會了。”沈雙田在耳濡目染中成為了全村“打夯人”中的“麥霸”。

“我會七、八種打夯小調,一般來説可以分為‘勞動號’和‘婦女號’,兩者在主題、聲調和強度方面都存在不同。”沈雙田告訴記者,選用什麼類型的打夯小調,需要根據大家的體力、情緒來決定。

“黃二代”詳解黃河岸邊的勞動號子

“打夯小調和黃河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。”據沈雙田介紹,打夯不僅用於蓋房子打地基,年幼時的他曾見過長姐在黃河岸邊打夯的情景,伴隨着現場百餘盤石夯起落,堤岸也湧現出不盡其數的夯花,勞動人民喊着振奮人心的號子,至今回想起來都令他覺得十分震撼。

“過去,黃河復堤時常用‘打夯’的辦法來壓實土層,而‘打樁’是搶險隊員在應對黃河決堤時的一種搶險方式。”德州黃河河務局四級調研員石磊作為一名“黃二代”,對於黃河邊的事情可以稱得上無不知曉。“‘打夯小調’屬於黃河文化中的一部分,而黃河號子與其相似,兩者同屬於勞動號子。但黃河號子又可以細分為‘勞動號’和‘船工號’,在‘打樁’或‘打夯’時,勞動者們會喊起‘勞動號’,而在拉縴和行船的過程中勞動者們會喊起‘船工號’。”石磊説。

據瞭解,齊河縣黃河號子,最早可以追溯到明代洪武年間,它憑藉着優美的旋律、高亢的音調、獨特的韻味,成為黃河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齊心協力讓黃河岸邊“號子聲”世代傳唱

伴隨着人力作業轉換成機械作業,打夯小調逐漸沒落。如今每當談起它的傳承,沈雙田都搖搖頭説:“不用説打夯小調了,就連‘夯’是什麼,現在很多年輕人也不知道了。”

面對瀕臨失傳的打夯小調,沈雙田雖意識到需要行動起來,但卻無從下手,此時張欣欣等人的出現解了他的燃眉之急。張欣欣通過走訪村中老人、查閲相關資料等方式,整理出打夯小調的基本種類,並譜成曲子,目前已整理出《俊巧的人》和《老蓮花》兩首打夯小調詞曲。打夯小調在2008年被列入齊河縣首批縣級“非遺”名錄,2018年被列入德州市第五批市級“非遺”名錄。此外,義和村也自發組織了“打夯小調文藝隊”,並於2020年德州市“文化和自然遺產日”期間登台表演,贏得觀眾的好評。同年,為紀念齊河誕生黃河第一艘吸泥船,德州黃河河務局編排了本土舞台劇《紅心一號》,其中也出現了治黃人打夯的鏡頭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